[Book分享] 西雅圖的天空─印第安酋長的心靈宣言  

 

西雅圖的天空─印第安酋長的心靈宣言》

 

作者:西雅圖酋長 Chief Seattle (1786~1866 )

譯者:孟祥森 

 

十九世紀,美國拓展領土已達北美洲西北角,當地居住著許多印地安部落。

美國政府欲買下位於現今華盛頓州普傑峽灣 (Puget Sound of Washington) 的二百萬英畝土地。

當時,西雅圖酋長向華盛頓特區首長發表此篇演說,高倡人與大自然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直到今日,這篇演說仍是人類對自然的闡述中,最真摯的作品之一。

現今的華盛頓州西雅圖市便是以他而命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1850年代,美國政府向西岸的西雅圖酋長提議,希望能收購他們的土地,

並願意設置保留區,容許他們的族人在這足夠的空間中生活。

 

據當時的報紙記載,那時西雅圖酋長手指著天空,發表了一段令人動容的演說,

他誠懇的呼求人與人,人與土地應該要和諧的共處,其中流露出他對土地的戀戀不捨之情

儼然成為環境保育的先聲,也是最早、最古老的自然文學代表作。

 

這篇演說發表至今已經有一百多年,然而時間並不能消弭西雅圖酋長的真知灼見,反

而因為時空轉化,如工業化、現代人與土地、與自我的疏離,而更顯珍貴。

 

 

想當年剛移民到美國的白人,他們什麼都沒有,可是印地安同胞卻給了他們一切,

當白人生活逐漸穩定,繁衍眾多人口後,卻反過來要求原住民把土地賣給他們,

而"他們外來的白人"會劃出保護區給"原住民紅人"以維持他們基本的生活所需,極端諷刺吧!

白人的生活方式,思考模式,價值觀在在與原住民不同,可以他們卻要以此來強迫紅人接受,

我們現今的生活,行為,思考,價值觀,是否也被強迫了?

美國白人買去了印第安人的土地,空氣,而我們的財團買去了年輕人的時間,腦袋。

 

 

這是一本好老的書,可是卻也是一本好書,有價值的書就是它不受時空限制,

時時可以提醒我們!直到今日我們看起來還是栩栩如生,如雷貫耳,警醒我們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【內容簡述 & 版本說明】

 

 

「白人所至之地,紅人奔逃」

白人登陸美洲,是北美印第安人災難的開始,

他們被迫逐漸西撤,到了1850年代,印第安人已退至太平洋海濱。

當時的美國政府,向統御六個部族的西雅圖酋長提出「收購土地」的要求,

並保證規劃「紅人保留區」「讓」他們居住。

 

據史學家考證:1854年1月10日,印第安事務長史帝文斯巡視該區時,

西雅圖酋長沉痛的向眾人發表即席演說,

由略懂土語的美方隨從人員亨利‧史密斯博士粗略記錄下來,

史密斯博士為精確傳達西雅圖酋長的本意,此後數年內曾數度訪問西雅圖酋長,

幾經討論,才整理完成,發表在1887年10月29日的「西雅圖週日之星報」

這就是本書第一部份的原始版本。

 

 

「白人所至之地,紅人奔逃。」

西雅圖酋長無奈悲痛的控訴,正代表著弱勢民族的辛酸血淚,

 

「紅人不再有權求取尊重。」

即使不想出賣土地,也不得不退讓,

 

「白人的神不會愛牠的紅人子女。」

哪個強權種族曾經真正公平的對待其他弱小民族!

 

「就如受傷的母鹿聽到獵人漸近的足音。」

受迫害者的恐懼,強權者永遠視而不見。

 

「我們隨意探訪我們先祖與友人墳墓的權利。」

祖先的墓地都遭人劫奪,多麼深層的悲哀!

 

「這泥土富含著我們族人的生命。」

曾經是他們奔馳的原野,一草一木都沾染著他們悲歡歲月的痕跡!

現在他們必須黯然神傷的離開,退到白人好兄弟幫他們劃定的保留區內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1960年代後期,

德州大學古典文學教授威廉‧阿洛史密斯偶然見到這篇文字的片段,

對於該文的遣詞用字神似希臘詩人品達(Pindar)的作品感到驚訝,

於是親自訪談該部落長老,最後用該部落當年常用語法重新編寫全文,

這個版本被收在本書第三部份,

他的內涵與第一部份完全相同,只是句法上更貼近土語的原貌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這篇演講稿還有許多其他的改寫版本,

其中最著名的版本出自阿洛史密斯的好友,

德州大學戲劇藝術教授泰德‧佩瑞(Ted Perry)之手,這是本書的第二部分。

佩瑞徵得阿洛史密斯的同意,以他的版本為基礎,

改寫了一份新的演說詞,作為環境污染影片「家園」的旁白。

 

1970年地球日活動期間,

劇作家佩瑞受到西雅圖酋長啟發而重新寫作的「怎麼能夠出賣空氣?」

陰錯陽差的被冠上「西雅圖酋長的演說」,卻也因此傳頌一時,

從原文、改寫、創作,宛如一場延續一百多年的心靈集體活動,

也延續了西雅圖酋長令人動容的視野,如永不墜落的繁星。

 

佩瑞的版本,擴大引伸了印第安人與大自然合而為一、不可分割的情操,

強調了人與人、人與自然本應和諧共處、互相依存的關係。

 

「你們怎麼能夠買賣天空、土地的溫柔、羚羊的奔馳?」

地球是我們的家,大地萬物有如家人,怎麼可以買賣?

 

「白人在他轉眼即過的力量中,自以為是神,而對他的母親大地、姊妹河川和紅人兄弟為所欲為。」

人類的壽命有限,而大地卻是我們子子孫孫唯一生存的憑藉。

 

「你們的城市猶如大地臉上的許多黑瘤。」

「人若不能靜聽畫眉的歌唱和池蛙的爭鳴,又有什麼可活呢?」

「對紅人而言,空氣是可貴的,因為萬物都分享同一呼吸──野獸、樹木、人。」

藉由印第安人的眼光,我們才能反躬自省:我們對大地做了什麼?我們自己又得到什麼?

 

「你們必須以手足之情對待河川。」

「白人必須把這地上的野獸當作他的兄弟。」

「如果我們把土地賣給你們,你們應該對它另眼相看,視之為神聖。」

生物鏈中自有大自然的奧秘,人類離開大自然太久,忘記自己只是大自然中的一份子。

 

「凡是發生在地球身上的事,必將發生在地球兒女身上。

生命之網並非由人類編織,他只是網上的一線。凡是他對這網所做的,他乃是對自己所做。」

家園的一角受到破壞,我們不懂得愛惜、補救,終將導致家園的毀滅,人類又怎能獨存!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【內容全文】

 

How one can sell the air ? 「怎麼能夠出賣空氣?」

(by Ted Perry)

 

 

在華盛頓的總統寫信給我,他表達要買我們土地的意願,

但是你怎麼能買賣天空,買賣大地呢?這種概念對我們而言是很陌生的。

我們並不擁有空氣的清新和流水的亮麗,因此你們如何將它買走呢?

 

這塊大地的每一部分,對我的族人而言,都是很神聖的。

每一根燦亮的松針、每一片沙灘、

每一陣幽邃森林中的薄霧、每一片草地、每一隻嗡嗡作響的昆蟲,

所有的這些生物,在我們人民的記憶裡及經驗中,都是神聖的。

 

我們知道白人不了解我們的想法,

在白人看來,這片土地與另一片並無不同,

因為他們是外來者,在黑夜中來臨取走他們所需的外地人。

 

大地並不是他們的兄弟,而是他們的敵人;

一旦征服了土地,他們便繼續往前遷移。

他們離棄父親的墳墓,遺忘了孩子的繼承權。

你們的城市令紅人的眼睛傷痛。

但是,或許因為紅人是野蠻人,因而無法瞭解。

 

白人的城市裡沒有寧靜的地方—無處去聆聽春天的葉子或蟲翼的拍撲。

人如果不能聽到夜鷹悅耳的叫聲,或者青蛙在夜晚繞著池塘辯論,生命還有些什麼呢?

印第安人喜愛疾風吹過湖面的輕響,以及被午間的陣雨所洗潤或是被矮松所熏香的氣息。

 

空氣對紅人而言是珍貴的,因為萬物─不論是獸類、樹木、人類,都共享同一的氣。

白人似乎從不留意他所呼吸的空氣,猶如一個瀕臨死亡多日的人,他對於臭氣是麻木不覺的。

 

 

如果我決定接受提議,我將提出一個條件:白人必須把土地上的獸類當兄弟般看待。

我是個野蠻人,而且我只知道這個道理。

我曾看到草原上成千的腐爛野牛,是白人坐火車經過時所射殺的。

我是個野蠻人,我不瞭解那冒著黑煙的鐵馬,

如何可能比我們只有在為了維繫生命才屠殺的野牛還重要。

 

倘若沒有獸類,人類將是什麼?

如果所有的獸類都消失了,人將因精神上的巨大孤寂而死;

所有發生在獸類身上的,也都將發生在人類身上。

萬物都是相連結的;凡是降臨在大地上的,也將降臨在大地之子身上。

 

我們可以感受到,樹幹裡流動的樹液,就像感受到自己身體內流動的血液一般。

地球和我們都是對方身體內的一部份。每一朵充滿香味的鮮花,

都是我們的姊妹;熊、鹿、鷹都是我們的弟兄;

岩石的尖峰、青草的汁液、小馬的體溫,都和人類屬於同一個家庭。

小溪和大河內流著閃爍的河水,那不是水而已,那是祖先的血液。

如果我們把土地賣給你們,盼望你們不要忘了:「他們都是神聖的。」

 

清澈湖泊上濛朧的倒影,映照出我們民族生活中的每一樁事及回憶。

潺潺的流水,正是我們祖先的話語,所有的河流都是我們的弟兄,他們滋潤了我們。

河水載負了我們的獨木舟,河水餵食了我們的子孫,

你必須善待河流,如同善待自己的兄弟一樣。

 

 

如果我們把土地賣給你們,勿忘空氣是我們的珍寶,空氣與人類分享他的靈魂。

我們祖先由出生到死亡,都是和風看顧的,我們的子孫的生命精髓,也是和風給予的。

因此,我們把土地賣給你們的時候,你必須保留他們的獨立與聖潔,

將他視為人們可以去品嚐那沾滿花香和風的地方。

 

我們曾經教給我們子孫的一切,你願意繼續告訴你們的子孫嗎?

你要教導他們說;「大地就是我們的母親。」

會降臨到大地上的一切,也會發生在他的子孫身,這是我們已知的;

人類並未擁有大地,人類屬於大地,就像人類體內所流的鮮血,所有的生物都是密不可分的。

人類並不自己編織生命之網,人類只是碰巧擱淺在生命之網內,

人類試圖去改變生命的行為,都會報應在他們自己的身上。

 

有一件事是我們已知的,我們的神和你們的神是同一個。

大地對神而言是很珍貴,傷害大地,就是羞辱造物主。

白人也將會消逝的─也許會比其他族群還快。

繼續汙染你們的床吧!終有一晚,你們會窒息在自己的垃圾中的。

 

 

一旦野牛都被屠殺殆盡,一旦野馬都被馴服了,

一旦森林中隱密的角落也被人類侵入,

當所有果實累累的山丘,都插滿了電線桿時,世界會變得怎麼樣呢?

叢林要長在哪裡呢?消失了!蒼鷹會去哪裡呢?也消失了!

如果生活中,沒有小馬的飛竄跟狩獵,世界會變得什麼樣的情況?

那將不是一種生活,而只是圖生存的掙扎而已。

 

如果最後一個紅種人的天性消失了,

如果他對過去的記憶只是一片飄過草地的雲所造成的陰影,

這時河岸跟森林仍然存在嗎?

這時我的子民仍能保有他們祖先的精神嗎?

我們看待這片大地的心情,如同新生兒愛母親的心跳。

 

 

如果我們將這塊土地賣給你,請和我們一樣愛這塊大地,像我們一樣的照護它。

要在你們心中常保對大地的記憶,在你們心中常存大地的原貌,

並將大地的原貌保留下來給你們的子孫,並像神愛護我們一樣的愛護大地。

你和我們一樣,是這片大地的一部份,這片大地對我們是珍貴的,對你們也是珍貴的。

 

我們確知一件事,上帝只有一個,這塊大地對祂而言是珍貴的。

縱使是白人也不能或豁免於人類共同的命運。」

smallfi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