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來到松園 天氣還是一陣陣的細雨
今天是來向王大姐實習松園一天的工作狀況



在這季節交替的時節 大門旁的雀榕正忙著更換一身的衣裳
舊葉落下 新葉則從枝頭上吐了出來
於是 一天下來地上總是會累積了為數不少的落葉
清掃落葉便是每天的例行公事



掃著落葉 王大姐說道:
好險人不像是這些樹葉 死了又長 不然地球一定會塞暴
最多時 一天就掃了兩大袋(黑色那種大塑膠袋)

我試著去了解他的話 覺得這說法有點怪...
人死了雖然不會有復活 但還是會”長出”下一帶 下下一帶阿?
再說新長出的新葉和枯萎的落葉 是不同的個體
感覺 王大姐的意思好像是這些葉子會一直長 不斷的復活
我想~ 是王大姐每天掃這些落葉 掃到有點厭倦了吧!

= =
松園
想起了大一暑假 第一次來到松園
雖然屋內有些裝置藝術 不過看的出來已經荒廢在那好一陣子了
那時的松園 尚未整理 屋外雜草叢生 像是一個被世人遺忘的空間
整修後的松園 舊建築中搭配了現代設備 也有了餐廳進佇
雖然乾淨整潔 不過還是較懷念大一印象中 那個些有點頹痞 有點幽古思情的松園…

smallfi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lostpoem
  • 那一年的裝置藝術也是我第一次來ㄟ<br />
    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松園裡還住了一位老伯伯<br />
    那個充滿雜草...有點頹圯詭譎的松園<br />
    <br />
    不過很慶幸的是<br />
    整修後的松園,整個場域感覺不會差太多<br />